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所在位置:首頁 > 作家在線 > 作家印象 > 正文

相裕亭:兒行千里

更新時間:2019-09-13 | 文章錄入:jkz | 點擊量: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中國作協在北戴河設有一個創作之家。每年的五月至十月間,全國各地的作家,在中國作協及各省作協的統一調配下,分期分批地到此創作、休假。

  通知上說,可以帶家屬。

  “創作之家”為每位作家提供一個單間。手頭有創作任務的作家,可以到此寫作;創作勞累了的作家,可以過來休假。

  報到的那天晚上,大家圍桌而坐——共進晚餐。

  濟南軍區來的部隊作家苗長水,領著一位耄耋老人與我們共坐一桌。

  吃飯期間,與我挨肩而坐的陜西作家吳文茹悄聲問我:“那個年紀大的,與那個穿粉色T恤衫的軍人,是什么關系?”

  苗長水是原濟南軍區創作室主任,已過花甲,他是享受將軍待遇的軍隊作家。

  我觀望了半天,感覺他們是母子。但是,初次相見,彼此還不熟悉,沒敢妄言。

  可飯局進行到一半,大家便知道苗長水領來的是他母親。

  那個老太太,留齊耳短發,銀絲參半,面容慈祥,說一口地道的山東話。她的老伴,也就是苗長水的父親苗得雨,曾是山東省文聯副主席,著名詩人,解放戰爭時期,被延安《解放日報》譽為解放區的“孩子詩人”。全國解放后,歷任《魯中南報》《大眾日報》《前哨》《山東文學》編輯、記者、副主編等。出版《旱苗得雨》《我的高粱真正好》等近50本文集。

  前年,苗長水的父親苗得雨去世后,苗長水便把母親帶在身邊。此番,苗長水老師來北戴河“創作之家”休假,老太太也跟著兒子來當一回“作家”。

  苗老師告訴我們,他母親耳朵有點背,其他方面都挺好。吃飯時,苗老師給她夾菜,她反過來給兒子夾菜,時而,還轉過臉去,悄聲告訴兒子,吃這、吃那。其間,老太太拿抽紙時,坐她左邊的作家不是她兒子,她不給,專門把手中的抽紙分給自己的兒子。

  苗老師樂,他告訴母親,說:“你不用惦記我。”

  我們大家都樂。

  可那老太太仍舊往兒子跟前夾菜、遞抽紙。可以想到,在老太太的心目中,兒子才是她惦記的人,也是她最最疼愛的人。盡管她的兒子苗長水苗老師已經是軍隊里的將軍了,老人家還像對待小孩子一樣對苗老師。

  苗老師說他母親年輕時,參加過沂蒙山區的識字班,在宣傳隊打腰鼓、扭秧歌,一直扭到臨沂市里去。那老太太聽我們大家夸她,跟我們一起樂。

  苗老師,即苗長水。我在百度上查了一下,著有中篇小說集《犁越芳家》《染坊之子》《非凡的大姨》等 。他的老家沂南,與我的老家贛榆縣相隔幾十里路,我們兩人聊得很投機。他到過我們連云港,與我們連云港的作家劉晶林很熟。劉晶林曾在前三島當過指導員,寫過一些軍旅題材的小說,苗老師與他一起參加過部隊的文學活動。

  此后幾天吃飯時,我們不約而同地坐在一起。飯桌上,大家話題最多的,仍然是苗老師的母親。

  飯后散步,苗老師握著娘的手在院子轉圈;晚上看電影,老人家耳朵聽不見,但苗老師還是把她領到電影場去。

  苗老師說他母親喜歡熱鬧。可電影剛演個開頭,苗老師就伏在母親的耳邊問:“還看嗎?咱們回房吧。”

  老人家很聽話,起身就跟著兒子走了。

  苗老師說,母親就是個“老小孩”。

  有一天中午吃飯時,大家談起苗老師的父親寫了很多詩集,老人家可能聽到了,突然插話,說:“他不聽話,寫文章寫死了。”

  苗老師附和著母親,說:“是是是。”

  苗老師說“是是是”時,告訴我們,他父親去世的當天,《文藝報》還發表了一篇隨筆。

  老人家可能猜到我們大家所談論的話題,自言自語地說:“他就是愛寫。”老人家埋怨自己的老伴寫作寫死了,其實也是在夸她的老伴愛寫作呢。

  苗老師說:“好啦好啦,你好好吃飯。”

  我們都說苗老師身邊有個老娘很幸福。

  苗老師說:“是是是。”

  苗老師說“創作之家”的工作人員,對他老娘很照顧,專門安排到一樓,便于老人家到院子里活動。可苗老師一般不讓母親離開他的視線。

  九月四日那天下午,苗老師看天氣晴好,想跟大家一起到海邊去游泳,問母親去不去?

  母親頭一天去過海邊,此番不想去,想在房間里休息。

  苗老師告訴母親在房間里休息可以。并說,還可以到院子里轉轉。但是,不能走出院子。

  母親說:”行!”

  一切安排停當了,苗老師換上泳衣,來到老虎石海濱浴場。前后一個多小時的樣子,苗老師惦記母親,便提前回來了。

  不料,母親不在房間。

  問服務員。

  服務員說:“半個多小時前,老人家出去了。說是去海邊找兒子。

  我們的住地到海邊約有兩三里路。老人家一個人跑到海邊去了,那里人山人海,海岸線有七八里長,她往哪里去找兒子呀!苗老師著急了,返身就往海邊跑。

  路上,遇到一輛的士,苗老師揮手攔下,可司機看他一身泳裝,告訴他:“北戴河有規定,穿泳裝者,不得乘坐的士。”

  無奈何,苗老師只有撒開腳丫子,跑著往海邊去找母親。

  還好,此時前方有我們的同伴——徐州作家楊剛良,在海邊認出苗老師的母親,便選定海邊一個小崗亭,給苗老師發微信,讓他快去領母親。

  苗老師看到微信上母親所在位置,一顆懸著的心,總算落下來了。

  隨后,當苗老師找到母親時,開口就埋怨她怎么一個人跑到海邊來了。

  老人家很是平靜地舉一下手中的塑料袋,說:“我怕你在海里洗澡冷,給你送毛巾(賓館的大浴巾)。”說話間,老人家就把浴巾從塑料袋里“沙啦啦”地拽出來,慢慢地遞給兒子。

  那一刻,苗老師語塞了。原本埋怨母親的好些話,瞬間蕩然無存。

  隨后,苗老師接過母親遞他的浴巾披在肩上。挽起母親的手,慢慢往回走。

  母親走了幾步,看兒子的浴巾沒有披好,停下來,幫兒子往前扯了一下,又一下。直至她感覺兒子肩上的浴巾搭好了,這才跟著兒子慢慢往我們的住地走。

  2019年9月7日星期六

 

  于北戴河創作之家

[作者簡介

  相裕亭,中國作協會員。著有長篇鹽河系列小說三部。其中,《鹽河人家》獲“五個一工程”獎;《看座》獲“中駿杯”《小說選刊》雙年獎(2016至2017)、第16屆(2017年度)全國微小說一等獎、入圍“首屆汪曾祺華語小說”獎;《風吹鄉間路》獲“花果山”文學獎;《忙年》獲“冰心圖書”獎;連續六屆獲全國小小說優秀作品獎。《偷鹽》入選2005年中國小說排行榜。結集出版了《鹽河舊事》(人民文學出版社)等20余部作品集。

球探网足球即时此分